banner1
不过不知道他们的桥牌打得怎么样
2019-02-26 17:4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当然不是!当时的毕业结果是由大环境造成的:“进来的同学是各色人员,有的是工人,有的是游泳池里当服务员的,是来自各行各业的自学人员,不是正规的高中毕业生,但大家都很刻苦。

原来如此,对了我还听说最开始全班有90人,毕业时却只有78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当年挂科率也这么高吗?

话这么说也没错,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太对,算了算了,还是讲讲他们是怎么进南京工学院的吧!

“当时我们课外活动要求非常严格,每天下午四点准时走出宿舍,去足球场踢球,晚上还会一起打桥牌,每天都是这样。周六日的时候,经常会一起去紫金山、中山陵玩,等到周日下午再回来做习题,做实验。”

看到了吗,当年的张乃通和黄培康也是爱玩爱闹的人,你看他们现在笑得那么开心,就能想象到他们当年的绰约风姿。

好吧,我错了,看来院士和我们就是不一样啊,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啊!

通过考试?想不到当年就有专业打掩护的了,我等晚辈可是要好好讨教一二咯。

这你就错了,他们大学的时候和我们一样,也爱玩,爱闹,还打牌呢!

不过,无线电系要求比较高,当时我们是学习苏联的5分制,到不了3分,就要转到其他系。所以最后只有78名无线电专业的同学毕业了。”

说起黄老、张老与无线电的故事,也是一段机缘。全国统考,两人一个进了浙大,一个被山东工学院录取。可是世界就是这么奇妙,到了1952年,全国院系大调整,当时国家认为无线电、计算机要大力发展,所以全国的无线电系集中到了清华大学和南京工学院。于是在1953年,两人便从不同的地方来到了南京工学院,并与无线电结下了一生的缘分。

帮助别人通过考试当然不是指帮忙作弊啦,是真的帮助他提高学习成绩,当年黄老是班里年纪最小的一个,所以很受大哥哥大姐姐们的照顾,而黄老也十分用功,所以经常帮助同学解答问题。

……你怎么就不能向老前辈们学习一下他们将兴趣与专业相结合的优良传统呢?

是啊,看他们笑得那么神采奕奕,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八十多岁的老人呢,不过不知道他们的桥牌打得怎么样,好想和他们切磋一下啊!

张老呢,当时是班长,很有担当,也是经常帮助同学的人。明白了吗?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udin.com.cn2018马会资料特马王,四肖期期中,夜明珠玄机玄机网现场开奖版权所有